伊缘网 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帮助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新闻动态 技术文章 Flash整站 精彩网文 资源下载 视频教程
网上商城 Flash动漫 网页特效 酷站欣赏 BBS论坛 在线工具 留言本站
  F-CMS Flash CMS   CXT Flash Cms   SXW Flash CMS   EXW Flash Cms   
  您的位置: 伊缘网 >> 网文频道 >> 性情男女 >> 红尘男女
 欣赏作品

情人曾经是我的老板和媒人

  作者:网络来源:星恋伊缘网浏览次数:3368字体:
 欣赏权限:游客身份欣赏花费:0 E币添加时间:2007-5-26 上午 02:52:52提交会员:esing
皮具制造生产企业,专注时尚包包
提示:登陆本站会员系统后,网站系统将不显示任何广告!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注册本站会员,谢谢您对本站的关注!

   我们不得不承认,在当下的现实社会,在某些圈子里,一些男人“家外有家”,并把这种畸形的关系看成是有钱的标志。可是,在心理学家看来,他们虽为成人,心理上却还属于幼稚期。如文中的中年男主人,他对女人说他的婚姻不幸福。假如事实如此,那么,他是否与自己的妻子有过良好沟通?是否像经营事业一样经营过自己的婚姻?是否最终采用成人的方式和平分手呢?从文中看,显然没有。而是选择了逃避的方式,逃避到年轻女人的怀里,来获取情感的安慰。年轻的女人虽然做了母亲,依然没有长大,心理上像孩子般有着强烈的依附性。她不明白,情感并不是人性之中最稳定或者最可靠的方面,她对中年男人的依赖,更多的正如她所言:“是粮草的供应”。试想,这样的一种关系健康吗?

  情人曾经是我的老板和媒人

  10多年前,我是一个来自北方的打工妹。虽然读的是会计,在家乡有个不错的工作,但因为心里有梦想,想趁年轻时实现,所以南下来奋斗。我先跟在堂哥身边,可是堂哥很没财运,做什么亏什么,最后他到一个不怎么大的饭店做了厨师。我人生地不熟,一时半会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就去了一家饭店做服务员。

  老板30多一点年纪,算是我们半个老乡。他戴个近视眼镜,说话语气慢条斯理,给人的感觉像是知识分子。

饭店里有2个服务员,还有1个厨师和1个切配工,全是年轻人。厨师是安徽人,很黑,不怎么清爽,但人特别老实,很少说话,一说话就暴露了不标准的普通话,像说天气的“气”,会说成“次”,我们常常管厨师叫“天次”,“天次”也不恼。有次在听广播时,他透露自己曾经因犯事进去蹲了好几年,爸爸妈妈都为他愁白了头发,女朋友也泡了汤。切配工长得很洋气,头发卷卷的,不像个从事饮食行业的人,遇到不好意思的事情会脸红。

  当时切配工和江西的美女小红在找对象。我去上班没几天,小红就因为家里有事情回去了,我发现切配工把对小红的关注和热情转移到我这儿来了,有点说不出的味道,所以我故意装成对“天次”有好感的样子。老板就有点含蓄的告诉我,“天次”这人太老实,又有前科,不如他把他的表弟介绍给我。我说我现在不想交朋友,刚刚出来闯,我有堂哥,不会被人欺负。老板表示赞同,之后对我非常照顾,比如下班适逢大雨,他就打的带我一段路,先送我回住所。还特意给我过生日,因为店里员工的身份证都交给老板保管,他知道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日。

  刚开始说好我的工资是每月400元,可第一个月老板就给了我500元,说是我做得出色,奖励我,以后还可以再加,不封顶。我知道老板和老婆关系不好,我们从来没见过老板娘,倒是有个女子常常来饭店,吃了饭老板还要带她出去,连生意都搁下不管。如果中途有人来炒菜吃饭,我们几个人不报账谁也不清楚,现在老板对我私底下加薪,那我也得帮他看一把。

  有家房地产公司的售楼部,几乎天天来点菜,要我们送过去,吃多了就挂账。老板由于事情多又特别忙,再加上心不在焉,售楼部拖欠了900多元的账,没来结算,后来换地方了,打售楼部负责人的手机,不接也不回。老板有点急,问我们该怎么办。我说我问问堂哥那家饭店,然后再去附近问问,应该问得出来他们搬到哪里去了。

  就在我打听售楼部追讨欠账的某天,在穿马路时被摩托车撞倒在了路中央,当时许多车都停了下来,刹车声特别刺耳。目击者都以为出大事了,“天次”和切配工是最早看见我被撞倒的人,他们飞一样跑出来,老板也来了,抱起我拦了辆出租车,就往医院里跑。所有的医药费都是老板垫付的,我不能上班的那些天也没有扣我的工资。就在我不断地要去医院拍片、配药的那段时间,老板把他的表弟带来了,说是由他来送我去医院。等我的脚好了,我和他的表弟也进入了正式的恋爱阶段。

  两件事情把我和老板推到一起

  1年后,我和老板的表弟结婚了(后来我才知道所谓的表兄弟不是真的)。这时候老板把饭店盘给了别人,他和我老公一起做其他生意。老板和我老公表面很好,实际上暗中却有意见。因为我老公比较精明,常常为自己考虑得多,像一桩生意做成了,应该平分的,他觉得他应该多一些。换我就不会这样,老板用你是看得起你,我们是出力气的人,现在赚的是经验,不用急着要多少多少钱,以后自己去闯天下时,这些经验就全部都是自己的了。在这点上我和老公分歧很明显。不久我怀了孩子,老板和我老公生意做得很顺利,他们的公司发展得越来越大。那个和老板亲近的女人也在公司里,我老公很看不惯她。

  男人是不好有钱的,我老公因为有点钱,手和心都闲不住了,他也和老板一样在外面有了女人,瞒着不让我知道。他几天不给我消息,我也当他在忙正经事,直到对方的老公发现了他们,结果我老公吃了亏,那女人完全翻脸帮他自家男人,我老公一气之下和那男的干了起来,虽然是误伤,但判了刑,那还是经过老板活动的结果。

  老板对他的这个表弟是仁至义尽,像对自己亲弟弟一样关怀备至,只是我老公很不争气,在监狱里又搭上其他事情。老板为了救我老公,出钱又出力,他的女朋友就有意见了,依她的猜测,凭表兄弟是不可能这样全心全意、倾其所有的,一定是和我有扯不清的关系。其实在那之前,我和老板的清白是经得起真金火炼的,我们,特别是我从来也没想过会和老板发生什么。我带着刚刚生下来的女儿,没有经济来源,要交房租水电,要买奶粉尿不湿,我哪有心思去想这样的事情。再说我和老板本来就是上下级关系,他是老板,我是服务员;他是表兄,我是表弟妹;我读过书,知道伦理,我怎么可以做出这样让人耻笑的事情呢。

  孩子的爸爸要15年以后出来,老板问我会不会等他表弟,我回答不出来。老板给我一点钱叫我去卖服装,孩子放到幼儿园里。我从服务员到自己做老板,从进货到把服装挂在精品屋里,生意好的时候不到两个小时就脱手了,盈利让我眉开眼笑。老板看出我有经商的头脑,而且对服装比较感兴趣,就鼓励我去做,做大点,钱他来投资,赚了算我自己,如果亏了就算他合股,一起承担。看得出他是想扶持我,目的是让我胆子大点,等我自己有了资本就可以脱离他。我理解他的好心,他是真心在帮我们母女俩,我对老板很感激,没有其他杂念。

  要不是有次他的女朋友吃错醋来砸我的店,我想我是不会和老板有任何男女之情的,绝对不会有的。

  老板的女朋友是个单身,长得很有气质,打扮得也很上档次,就是脾气不大好。我见过几回,她要么居高临下,要么不屑一顾,我看在老板对我们家不薄的情分上不去计较。

  有个顾客买了衣服来退,不是质量问题,也没其他可以让我退货的理由,但她就是要退。我说可以换,我还很耐心地帮她推荐了几款衣服。老板的女朋友这时候戴着墨镜出场了,故意问怎么了,为什么不能换,要讲道理。我陈述给她听,想不到她们两个人根本不容我申辩,非退不可。就在我想卖个面子给老板的女朋友时,莫名其妙进来几个流氓一样的男人,二话没说就把我店里的镜子打碎,撩了衣服就往街上扔。我是一个没见过什么阵仗的人,慌成一团,都没想到可以拨打110报警,是旁边一个小姐妹帮我拨的。

  老板第二天知道了这件事,他女朋友以为我们真有关系,就恶人先告状,说我怎么怎么打了她,老板就过来看我。我那天没去店里,女儿也没上幼儿园,披头散发,中午了也没烧饭。我想逃离杭州,我想回去,回去了我总不至于受这样的委屈和侮辱。老板知道我的住处,200元一个月租的农民房,夏天没空调,女儿常常半夜热得醒过来。老板已经去过店里,旁边帮我报警的小姐妹和老板说了事情的详细经过。

  我成了老板的情人

  老板不可能和他的老婆离婚,他们的夫妻关系、家庭背景很复杂,但老板和那女朋友是彻底拜拜了。她是本地人,有势力,老板为了干净,赔了很多钱,这是我很久以后才知道的。

        老板当时只说过一句话,没想到她是这样的素质。

  老板那年有一笔大的生意,很顺利就做成了。他第一件事情就是给我和女儿买了一套商品房,他告诫我,现在有了房子,不能离开这座城市了,慢慢找工作,也可以不找,他可以养活我们母女俩,他愿意为我们艰苦几年,他只要稍微节约点,我们不用吃苦的。

  也可能是运气,自从我和老板真正有了那层关系后,他的事业如日中天,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他有了车,房子也买了又买,他老婆对他也放手不管,只要有她的名分就是了。老板的老婆很会享受,不是去做美容就是去购物消费,再就是打麻将打扑克。老板白天很忙,来我家总是上灯后,而且从来不在我家吃饭过夜。一是怕别人看见说闲话,他不想背负趁人之危和霸占的罪名;二是他也希望我如果遇到合适的人,就把自己嫁了,他比我大一“肖”,他表示可以退出,把情感藏起来。

  以前我也是一个爱美的女孩,什么样的衣服我穿起来必定有个好模样。后来因为老公的事,我从天上掉到地下,已经无心再打理自己了。女为悦己者容,我为谁呢?老板很注重我的生活细节,他希望看见一个青春、漂亮、乐观的我,什么时尚就要我穿什么。他特别喜欢看我穿裙子,而我不怎么喜欢,我怕麻烦。老板说他喜欢每次他来我穿的都是裙子,为此,我买了长长短短几十条裙子。开始我很期望他来看我们,虽然嘴上不说出来,但希望有他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说,一会我就到,等我。那样我会兴高采烈,我没有其他男人,这里的人我不熟悉,我除了女儿,只有老板这个可以依靠的人了。

  老板的汽车停在我家门口,女儿会说伯伯来了,伯伯好!并对他说妈妈穿了漂亮的裙子。老板来了总要带些东西,不是水果就是孩子的零食。我们家离市区有点路程,我不太出门,所以很多日常生活用品都是老板代办。老板是一个很细心的人,他的衣服以前是女朋友买的,也有品位。现在是他自己买,有的不错,有的就不适合他的风格,如果我很婉转地说了,他明白我的意思,那下次就一定不穿。而且渐渐地就全权交给我,我买的他什么都喜欢。

  很遗憾的是,我没给老板烧过一顿好吃的,我会烧我们老家的菜,我也知道老板喜欢吃什么,但我没机会。他总是很突然地??又来了。很多次我灰头土脸时,他来了,我说你等我几分钟,我收拾一下。我真的措手不及,我觉得这样面对他很不应该。他总是说没关系,我不是来选美的,见到你就好了。我也习惯叫他老板,他总要我改口叫他名字,我一直没改,觉得我改不了,叫名字我叫不出口。

  我们也想过以后名正言顺地在一起,我会做一个通情达理、温柔贤惠的妻子。早上我送他出门,黄昏我摆好饭菜等着他,我们也一起去看电影,去超市,去商场,去散步,和所有普通相爱的夫妻一样。可是我们没法做到,我很清楚自己的地位,我不能太贪心,我应该知足,我尽量不给他添麻烦。我是不想失去经济、精神上的支柱和依靠,说白了是粮草的供应。

  我想有个婚姻,可他并不成全我

  我和老板的感情应该还处于新鲜期,因为他不定期的来,只是来了没待多少时间就匆匆告别。他说这么多年他忙于打拼,委屈我了,要补偿我。他还说要送一个最真心的礼物给我,就是可以在别人面前介绍:这是我老婆。这是他最想做到的,也叫我一起努力。

  我其实是个很无聊的人,我没有班好上,也没朋友好聚。我有了汽车,老板送的,我不可能成天开着车出去兜风,我也没许多事情好逗留在外,所以我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家,我上网,打游戏,也聊天。老板怂恿我出去娱乐,但他和我约法三章,不能和别人发生感情上的事。我向他保证过,我不会。他呢,我没问他,我想他都快50岁的人了,谁还愿意不停地折腾呢。他有家,尽管家没让他感到温馨,但他还有我。我很自信,我既然豁出去了,可以和一个老公的哥们长期往来,那我怎么还跟其他人再有花絮呢。

  在网上,有人和我聊天,我聊。有人要见面,我说不。有人要电话联系,我说请理解,我有一个恩人,现在也是我的爱人,我和女儿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给的,我不会再接受别人了。有人就这样说,我没有要和你发生什么,你为什么怕。你不要把门全部关紧,谁知道你的恩人爱人,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又有了什么。我说我才不信,就算他有了,也不能我先有。可聊多了,我也瞒着老板出去和别人见面,虽然什么故事也没有发生,不过我已经觉得,迟早我会被外面的美丽世界诱惑。

  去年五一节,老板出国旅游。回来后他送给我一瓶香水,但他无意间说,还买了一块表。我问是送她吗?我当然问的是他老婆。他说哪个她,你别瞎猜。是我瞎猜吗,他除了我和他老婆,怎么还有一个她冒出来呢?当时我突然有了某种不安的感觉,他心里面一定有人,至少有事。因为他的反应,反应后他又没有坦率地解释。以前他不是这样的。

  再后来我说你们男人是不是都有无止境的欲望,得不到时想方设法想得到,得到了马上又会物色另一个目标。他没正面回答我,就打岔,反问我是不是聊天时受别人的影响。我也扪心自问,我有吗?以前我是特别在意老板的,他不来看我,不给我电话我也是一根筋地等他。现在好像不全是了,我会想他不太可能兑现得了的承诺,那我再这样等下去是不是青春白白耗尽?最主要的是老板的态度,没像过去那样坚定。我们在一起已经和一般夫妻差不多,也会有小小的口角,有隐隐的冷战。

  按理我是没资格和他吵的,他来的时间不多,我对他都是客客气气的。但我也是女人,正因为我对他真诚,我才会有这样的较真。他要走我还真有点舍不得,站在门口,等他的身影消失了,我还没把门关上。我知道他也很不容易的,这条路他风雨无阻,一往情深地坚持了8年。更多的时候我也为自己难过,我能看到未来吗?我有未来吗?

  我只能为他买衣服,尽量履行我做一个情人的义务。我一边像伺候老爷一样的伺候他,一边为没给他洗过一次内衣和袜子而内疚,他会说不要紧的,却不会说那是他没给我创造这样的条件,不是我的错。在我神经衰弱,患上有规律的失眠时,他在哪?他能像一个丈夫一样出现在身边,说一句:会好起来的,有我呢!每次这样翻来覆去的考虑时,我觉得我们这样的勉强维系,是一个瞒天过海的笑话。我看不见明天的曙光,他始终有个家,有个一直在尽道义和责任的婚姻,我有吗?我的房子房产证上还是他的名字,我的车说停就可以停,我和他说散也可以散,我们没有可以糅合的东西。

  要不要摊牌

  现在老板不太来了,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说不清,他越来越喜欢安静,喜欢沉思。我越来越喜欢上网,遇到推辞不了的网友,还去和他们见面。越是和老板疏远,我越是陷入矛盾和困惑。我要不要摊牌,怎么摊;我先提出来,老板算受害者吗?他会怎样看待我,说我过河拆桥一脚蹬了他吗?要是我一直拖着,让老板先提出来,战略上我是不是会主动和有利一些?

  我应该怎么办呢?谁能告诉我。


  Tags:  情人曾经  
·上篇文章:乖乖女的堕落轨迹
·下篇文章:跟过很多男人我仍貌似清纯
复制 】 【 打印
 相关文章
·百度文章: 情人曾经是我的老板和媒人
没有相关文章
特别声明:本站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表示深深的谢意。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尽快予以更正,谢谢。
 相关评论
【文章评论已关闭】
伊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