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缘网 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帮助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新闻动态 技术文章 Flash整站 精彩网文 资源下载 视频教程
网上商城 Flash动漫 网页特效 酷站欣赏 BBS论坛 在线工具 留言本站
  F-CMS Flash CMS   CXT Flash Cms   SXW Flash CMS   EXW Flash Cms   
  您的位置: 伊缘网 >> 网文频道 >> 性情男女 >> 红尘男女
 欣赏作品

我成为未婚男人的地下情人

  作者:星恋伊缘网来源:星恋伊缘网浏览次数:4798字体:
 欣赏权限:游客身份欣赏花费:0 E币添加时间:2007-7-23 上午 12:22:08提交会员:esing
皮具制造生产企业,专注时尚包包
提示:登陆本站会员系统后,网站系统将不显示任何广告!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注册本站会员,谢谢您对本站的关注!
      成长,必定是和跌跤联系在一起的。
   
    当女人们流连在各大商场的柜台前,研究化妆品打折信息的时候,男人们关注的却是各大报纸的头条、世界格局、石油价格以及全球市场的股指行情、走势分析……
   
    这时候女人们会说,这些东西和我们有什么相干?
   
    男人们微微一笑,连解释都省了。
   
    只为这游戏不是给女人准备的,女孩玩过家家,男孩玩打仗,从小到大,就没变过。
   
    前者的梦想是成家。
   
    后者的梦想是成事。
   
    从根上,就是两码事。——阿莱
   
    - 主人公:念紫,女,27岁。不幸爱上一个有事业同时又有野心的单身男人,虽然在认识之初还以为是一种荣幸,毕竟是钻石王老五,谁人不羡?但是当他们两个相处下来,这“荣幸”却变成了“不幸”——谁让他心里,永远都没有念紫的位置……
   
    - 念紫的话:
   
    我爱他,真的。无论他有钱没钱,有前途没前途,我都无所谓。他是那种挺能打动女人的男人,或者说,他能有今天,和他的魅力指数密不可分。我相信这一路升迁之中,会有很多女人愿意为他前赴后继。
   
    我不算。因为我什么都没能帮他,一直都在扯他的后腿。
   
    他告诉我他不会和我结婚的,我不信,我说我愿意等。然而现在我终于明白,这根本就不是时间上的问题,而是我根本就不是他真正想娶的那一类女人……
   
    我们是在一次应酬中认识的,我去晚了,酒会已经开始,所以错过了别人向我隆重介绍他的机会。我到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告辞出来,旁边簇拥着一些人,我们是在走廊里碰到的,他与我擦肩而过,看都没看我一眼,这不禁让我印象深刻,因为首先他是吸引我了,他身上有一种王者的气质,而且他走过我身边的时候,虽然并没有看我,但却微微侧了一下身子,也就是说,他其实是看到我了。不怕你笑话,我是后来通过向别人打听才知道他是谁以及他传奇的创业史。
   
    后来我主动把电话打给他,我一直是矜持的,那是唯一一次冒失,好在我也是受人之托,去跟他咨询个事,我刚一给他打电话,报上我的名字,他似乎就知道我是谁了,他说,我知道,那天,我们在走廊上见过。
   
    男人对女人的杀伤力有时就是这么建立起来的。你以为他会注意到你,结果人家根本没注意;你以为他根本没注意到你,结果他却报出了你的名字。
   
    那天,他提出请我吃饭,我没有拒绝。作为女人,我已经迈出了主动出击的第一步,后面的事情,就要看男人的了。他对我有好感,从眼睛里我能够感觉得到。他的目光像星星,发出一种很清晰的光,或者说,算是一种冷光源吧。
   
    我知道他今年36岁,应该说年纪不小了,我还知道他目前单身,离过婚、没有孩子,据说他以前的老婆很厉害,家里很有背景的那种,离婚后去了美国,给他留下了一大笔钱和房子,而且直到现在还和他保持来往。我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才走到他身边的,我很怕他会误以为,我靠近他是因为他的身份、地位和钱。
   
    这倒不是扮清高,而是因为我的傲气所致。其实就目前而言,我还有另外两个条件相当不错的追求者,其中一个可说是和他旗鼓相当,对我更是没挑,和他也是认识的,既是工作伙伴也是生意上的伙伴,唯一的不同就是,那个人比他年龄要大,而且有家。但是只要我一点头,那个人就会和早已没了感情的妻子离婚,可我不希望他这么做,我说了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其实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那个人并非我最满意的人选。如果换作是他,也许我什么都不顾就跟了他了,没名没分,也认了。
   
    他似乎很知道这一点,从第一次见面就知道,我们去吃饭,他说,我只能给你一个小时,可以吗?
   
    高高在上的。我说,没问题。
   
    或者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之间的位置,就已经定好了。他俯视,我仰视,然后定格、存盘、尘封。
 
    我们每次在一起他从不问我,你喜欢的是我的人还是我的身份地位?他从不问这个,只有不自信的人才会这样去问,他只说,你确定能够把握咱们之间的关系吗?我现在的事业不需要我结婚,我就不会结婚,也许将来为了什么而结婚,但绝对不会为了感情,我不会让自己陷进去的,不会让自己累,看看我前妻,你就会知道,她对我的帮助有多大。而你不是这样的女孩儿,你到我这里来寻找爱情,我怕你会空手而归。
   
    我问他,你怎么就敢确定最终想娶的那个人不是我?
   
    他看着我,无声地笑,连反驳都不反驳,说,不会的,你坚持不到那个时候……感情是最没法去约束和设计的,谁知道到时候,谁会是谁的裙下之臣呢?说到底,女人的心还是跟着身体走的。我有时特别希望,如果有一天他不行了,倒霉了,就好了。
   
    那样的话,反而能够让他试出我的真心和真情。我不是个指望他包养的女人,这一点他是明白的,我有我的社会角色,即使不指望他,我也能过上我想要的日子。
   
    每次他到我这里来,都是匆匆忙忙。他很少在我这里过夜,也不许我打听什么。接电话的时候不是示意我出去,就是自己到露台去听。
   
    总之,我基本上还是按照一个知性且有分寸的路子去走。在这些地方,我很顺从。我记得有一次我过生日,他答应过来,结果来晚了,不是一般的晚,而是很晚。我没有打电话催他,一个人在沙发上等,直到睡熟。
   
    醒来之后,发现厨房亮着灯,看看表已经快12点了,推开厨房的门,看到他系着围裙正在做面,一边问我,菜都凉了,你什么都准备好了,就是没为自己准备长寿面。说话间,我看到他把面条下进锅里,用筷子熟练地搅拌着,他说,他最擅长做的就是这个西红柿挂面汤。那一刻,你不知道,我有多幸福。然后还不争气地流了眼泪。我想,没有女人会不喜欢这样的男人,我不是唯一被他迷倒的一个,但是我至少还可以陪伴在他身边,我已经觉得足够幸福了。
   
    那夜,他不仅留下来陪我,而且格外缠绵。我几乎就要相信我已经够到幸福的衣襟了。
   
    然后,手机短信响了。是我那个朋友发来的,就是有家的那个,问我和谁在一起呢?是不是有人陪?还说已经给我备好了生日礼物,明天就会派人送到我公司去。
   
    我没有回,看过之后就把手机关掉了。他意味深长地看着我,其实他的存在另一个人也是心照不宣的,他们既是生意上的伙伴,同时也是竞争对手,两家公司互相挂靠,关系相当微妙。他背靠着床帮,点燃一支烟问道,是不是老王?我没说话,简直确定不了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看他对你用情很深呢,老王和我是哥们儿,你跟着他,我会比较放心。”我不相信地看着他:“你是说,让我跟他好?你真的不会生气,还是在做戏?”眼泪就在眼窝里打着转,似乎正在等着面前这个男人的冷言冷语的指令,就要开始涕泪滂沱。
   
    “你看我像是做戏吗?我说的话都是真的,我可不想害你,你要的日子,我给不了,什么爱情啊家庭啊,只能把男人拖垮,这些东西只有对你们女人才重要。”他就像是一个天底下最奇怪的动物,说着天底下最奇怪的语言。这种男人真可怕,他的真心到底在哪儿?我测不出这距离有多深。他从后面抱着我,身上是我喜欢的香水味,如果你看到他深情的眼神,会以为他满口说的都是动人的情话,其实不,他说:“至于老王就不同了,他和我完全是两种人,我能给的,我不能给的,老王都能给你,你还挑什么……”也许,他一直都在等待这样一个机会来斩断我和他之间的关系。他甚至懒得为我编织个谎言,他的精力不是要浪费在我身上的。不是。至于老王那边,也断了。
   
    老王说,今后想认我当个妹妹。然后老王还特别诚恳地劝我说,即使将来要找,也千万不能找那个人。我笑了,不笑还能怎样?老王说的是实话,可是这实话有用吗?凡是往沟里跳的人,并不是眼花没看清楚,或者说心瞎了以为那是路过的天堂,而是明知道是沟还要死命跳下去的一群死心眼儿。
   
    你见过爱一个未婚者爱的这么辛苦吗?我就是。
   
    我变得很“地下”,虽然他并没有老婆,但现实是我也必须要地下,他不喜欢被干扰,想要和他保持亲密关系,就必须依据他的条理去做。
 
   这感觉就像是一个吸食白粉的人,抽不起好的抽差的,再不行给点渣儿也能凑合了。对于我,他一直都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我戒不掉这个毒瘾。至于明天,谁又能知道会是个什么结局呢?
   
    老王说,我们这些女孩儿就喜欢为一些不负责任的男人痴情。
   
    这话真是经典。经历过他之后,我多少有些玩世不恭。听别人说,他在生意上曾经算计了老王一把,不过老王一个“不”字都没说。
   
    这些年,我不是没幻想过要一个他的孩子。经常是故意不采取避孕措施,但很奇怪就是没有。
   
    直到那一天,我去厨房拿杯子倒水,结果下身就有滑滑的东西流了出来。我自己打的120电话,我什么都豁出去了,甚至不怕让邻居知道——这才是真正的哀莫大于心死。老王要给我介绍一个新男朋友,被我严词拒绝了。
   
    我不想害了人家,我已经是一片爱情废墟,不能再制造出另外一片爱情废墟来。
   
    - 阿莱手记——爱自己
   
    傻吗?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样的故事,并非唯一。
   
    说能绕道的,全都是旁观者。
   
    能够在缠紧之后再一点点松开,已然算是清醒了。
   
    大部分人,还要再绕上两遍、三遍,要么绳子断了,要么人憋死了,才算个完。所以倒不如退一步的海阔天空——心里面告诉自己即使就是真绕进去也没什么了不起,哪怕是下上三天三夜的大雨,都可以在瞬间雨过天晴,现出彩虹。
   
    反正无论如何,时间总是会给你一个解答的。
   
    时间给的解答,往往还都是真答案。比我们自己费劲摸索来的要可靠多了。所以最好的做法,就是不逼迫自己。
   
    感情的事有时候就像是得病一样,也是有时有会儿的。
   
    所谓“情来如山倒,情去如抽丝”。
   
    时辰到了,点儿过去了,也就没事了,曾经爱来爱去多么放心不下的一个人,转眼间也就成了陌路——除了叮嘱沉浸在爱情中的你们好好保重自己之外,我再没别的话要说。

  Tags:  地下情人    
·上篇文章:我与恋人都被人包养
·下篇文章:7个不适宜性爱的时间
复制 】 【 打印
 相关文章
·百度文章: 我成为未婚男人的地下情人
·离开,不是解脱。 2012-3-13 下午 09:49:41
·满腹心思何从寄 2011-4-27 下午 01:26:35
·朝花夕拾之爱情观 2010-11-14 下午 10:57:55
·招花夕拾之义薄云天 2010-11-14 下午 10:55:31
·女人假正经的十四种表现 2010-9-18 上午 05:17:39
特别声明:本站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表示深深的谢意。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尽快予以更正,谢谢。
 相关评论
【文章评论已关闭】
伊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