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缘网 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帮助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新闻动态 技术文章 Flash整站 精彩网文 资源下载 视频教程
网上商城 Flash动漫 网页特效 酷站欣赏 BBS论坛 在线工具 留言本站
  F-CMS Flash CMS   CXT Flash Cms   SXW Flash CMS   EXW Flash Cms   
  您的位置: 伊缘网 >> 网文频道 >> 性情男女 >> 红尘男女
 欣赏作品

那荒唐的一夜是无悔的奉献

  作者:伊缘网来源:伊缘网浏览次数:5590字体:
 欣赏权限:游客身份欣赏花费:0 E币添加时间:2007-10-4 上午 12:09:53提交会员:esing
皮具制造生产企业,专注时尚包包
提示:登陆本站会员系统后,网站系统将不显示任何广告!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注册本站会员,谢谢您对本站的关注!

    她放弃了在美国的事业,在福州开了一家"绣"女子生活馆,她本人是一位美甲师,喜欢把自己的十个指甲画得鲜艳欲滴,那是右手对左手的期待,也是左手对右手的回报,每每扬起十指欣赏,那种落寞神情,犹如一片荒芜的花园秋色。38岁了,曾经试着与美国白人、黑人甚至印弟安人恋爱,可是,总是自己没有耐心与他们走下去,因为,如同食蜡,毫无激情。自己画地为牢,而精神及情感牢狱,正是在国内的那个男人、兄长的同学邓宇(化名)。15年可以建造一座金字塔,也足已摧毁了黄琪所有的花样年华,她忘不了他,即使"美"雨西风为她洗了脑,观念进步了,思想开放了,生活西化了,可是,邓宇就像种在大腿上的那颗痘一样,永远无法消逝,特别是在褪去长裙之后,一个人裹在异乡的被窝里时,那颗痘便是自己进入温柔梦乡的唯一的条型码,忘不了他……
    到底是什么样的爱情可以困扰黄女士的一生? 爱到极限,是疯狂,还是值得讴歌?我不知道,我们一起走进她甘苦无常的回忆里……

    邓宇是我哥的同学,我读初中时,他们读高中,我读高中时,他们已经读大学。邓宇是我家常客,常常与哥哥下棋、打乒乓球,我在一旁观战,那是一大快事,也是美事,他皱眉头的时候,特别迷人,像是眯着眼睛看太阳,如果,我能够进入他的思绪,或者成为他手里的一个棋子,那会更幸福,我常常这么做白日梦,直至双手变暖,醒来时,羞愧难当,莫名地小跑出了家门,我喜欢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跑到闽江边,然后惆怅起来,双手又回到冰冷的温度上,我很伤心,似乎也很美,一种自虐的美。而这一切,邓宇全然不知,他只把我当成纯粹的小妹妹,有时他与哥哥运动热了,就随手把还冒着热气的衣服脱下,准确无误地扔到我的怀里,他只用眼角余光瞥我一眼,而我已经是满怀的暖了,一个人关在自己房间大喘粗气,我快晕了,有关他的体味,有关他上半身的裸体,肌肉发达,纹路清晰,谁雕刻的?我可以亲手抚摸这些吗?其实我从未正面与他谈过话,我扭曲的矜持,让他不明白或者根本就不去注意或解读我的神情,我爱上他了,就像蝙蝠一样,在黑暗中飞翔,做梦也是一种体力活,像蝙蝠一样倒吊着,因为每一个梦想,都有一个他,而他又与我无关。

    我中专毕业后,邓宇已经工作一年了,当时,他在一所中学教书。从情窦初开到22岁中专毕业,我与邓宇都没有正式交往过。他是以哥哥朋友的名义经常在我们家呆着的,与我父母也很熟。所以,我们彼此"能见度"很高,只不过,他总把我当小孩看,他对我一向目光无邪,形象正派正经到无情。我恨他为什么不"坏"起来呢?

    在我去香港进修半年后回来不久,邓宇送来喜帖,说是12天后要结婚,之前怎么一点迹象都没有呢?我压抑雪藏多年的情感终于一夜爆发了,歇斯底里地大哭起来,万念俱灰,仿佛天就这样轰然塌下,我四肢无力、冰冷……当我睁开眼睛时,已是在医院抢救室里,我居然割脉自杀。我的日记被哥哥翻出来,全家人这才知道,我是为邓宇殉情的。妈妈哭着轻打我的身体:"你怎么这么傻,喜欢他,为什么不表达出来?如果没有了你,我们还能活下去吗?"我那时,心里只有邓宇,既然没有死成功,那么,我绝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成为别人的新郎,他是我的,不能旁落他人之手,我不甘心。看着我死人一般双眼呆滞地专注于自己的绮思妙想里,父母伤透了心,一个劲地求我,只要我活下来,什么事都可以允诺下来。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已经神魂颠倒的我,居然提出一个匪夷所思的要求:要邓宇与我睡一个夜晚,仅此而已,我再也不会去干扰他的生活,我走我的路,他结他的婚,从此一刀两断。妈妈抓着我的手,不停地问:"孩子,你不要胡言乱语了,这怎么成呢?"可是看我冷笑着一脸决绝的神情时,全家人不得不考虑我的提议。

    两天后,我可怜的父母、哥哥终于请来了准新郎邓宇,他第一次正面看我,那么不安,那么怜爱,还有一丝的自责。一想到几天后,他要成为别人的新郎,我又心痛起来,我已经自杀四次了,什么花样都试过,父母真的怕了绝望了,便扑通一声双双跪下求邓宇:"成全她一次吧,就当你救人一命吧!"

    那一夜,邓宇木然地跟着我们回家。我不知道,父母及兄长是怎么做他的思想工作的,但可以看出他步伐沉重。洗完澡的我,精神恍惚,扶着墙上了床,他在我的床上等着。那是冬天,很冷。我发抖,越不过他的身体,他就这样滚烫地抱住我。我其实对性爱一无所知,只以为两个异性睡在一起就可以了。想不到,邓宇在黑暗中忘了一切,就把我揉成一团可口的菜,吞下去了。我惊喜,我痛,良宵苦短,但这滑稽荒唐之夜,像一帖怪异的民间偏方,治愈了我的单相思,我仿佛一夜成人,天亮的时候,我唤醒了他,换了一个人似地说:"对不起,我错了,你回去吧。"两个月后,我毅然去了美国。姑妈几次请我去,我都没有成行,这回,我可以去了。

    在美国,我们有许多亲戚,父母比较放心,也觉得这是治愈女儿"爱情癌症"的最好办法,便很快办了签证。我离开了福州,离开了那个与我有过一夜缠绵的男人。我比他的新娘抢先占有了邓宇,对此,我有种畸形的成就感与满足感,够了,我该不带一丝云彩地走了,全身而退,神不知鬼不觉。可是这种胜利的喜悦,维持没多久,我又在美国想他了。姑妈建议我拼命去发展新恋情,用新爱克服旧爱,用新人忘却旧人。在美国,华人女孩是很吃香的,不断有男人进入我的视线,可是,每次恋情总是因为我的冷感冷场而告吹,我仿佛得了一种病,对爱情不再有热情,我成了一个中毒的女人,而解药就是邓宇。

    偶尔我会打国际长途给他,但我知道,我不能违背自己的誓言:再也不会去麻烦他,一了百了,仅一次,我就满足了。而事实上,正是那一夜的露水,成了我大半辈子的珍藏,本以为这个足够我回味一辈子,可是,去年的一个电话,让我的心再度复活,按理我在美国10多年的奋斗,事业有成,年龄也快奔40大关了,可是,我还是执迷不悟、风尘仆仆回到福州,醉翁之意不在酒地重新开始创业。

    而"那个电话"是关于邓宇的,哥哥说,他现在生活很困难,太太下岗,女儿上学……多少次我通过哥哥托话给他,可是都没有见到他回过一封信。回到国内,我时不时会在白天打他的手机,我知道一个已婚男人最不便夜里在家接到异性电话的,我不应该也不要影响他们的家庭幸福。通过哥哥,我想资助邓宇女儿上学,也被邓宇谢绝了。终于有一次,我成功地约他出来喝下午茶。他没有发胖,俊朗的脸,依然透出一股英气,只是苍老了一些。那天下雨,风把雨斜斜地打在窗玻璃上,水珠一粒撞上另一粒后沉承不了自身重量惨然滑落,那刻,我想,就如同我与邓宇一样哪怕两人只要迈出一小步拥抱在一起,后果就不堪设想。我道出了自己内心的隐忧,不过安慰他说,我已成熟了,或者习惯了单身过日子,请他一万个放心,我不是回国"复仇"的,他对我只有恩。邓宇本就是一个沉默寡语的人,他目光落在窗外,沙哑地说:"我一直很内疚,辜负了你,我不值得你为我等待。"我打断了他,明白地说,他没有错,这是我的选择,与他无关,我喜欢这种一辈子只喜欢一个人的心情。

    后来,几次电话及短信联络,从他的只言片字里,可以看出,他对我不是没有爱的感觉,他承认自己最担心的是会因为"感动"而变成"激动"甚至"冲动"而爱上我,现在他们的婚姻关系和谐,虽然穷一点,但也和美安宁。父母劝我回到美国去,让句号画圆一点。可 是,我真的还是全身心想着他,哪怕离他近一点也好,在美国,我想他,如同仰望太阳。而在国内,我爱他,则如同沐浴月光。虽然,月光不灿烂,不温暖,但它足以美化我的思潮。

    有一天,邓宇太太和女儿经过我的店,在我招呼之下,他们进来坐了一会儿。我为他太太免费修了十指,并涂了油,很美。起码那光泽可以保持15天,想象那双我修饰过的手,可以午夜抚摸邓宇的脸、手、胸……我就莫名地兴奋,并且有一丝的紧张。她是个纤细精致温柔的女人,语气婉约,双眸里水汪汪的,这个年龄的女人有这样的眼睛,可见她拥有丈夫充分滋润的爱。我有些许淡淡的妒意,但只是飘忽而过的一瞬。


  Tags:  荒唐  一夜  无悔  奉献  
·上篇文章:分手后的淫乱
·下篇文章:男人的性高潮与他的收入
复制 】 【 打印
 相关文章
·百度文章: 那荒唐的一夜是无悔的奉献
·我的新婚第一夜 2007-11-14 上午 12:57:33
·那一夜 2007-8-26 下午 12:29:00
·错位的一夜风流 2007-7-31 下午 10:03:23
特别声明:本站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表示深深的谢意。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尽快予以更正,谢谢。
 相关评论
【文章评论已关闭】
伊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