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缘网 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帮助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新闻动态 技术文章 Flash整站 精彩网文 资源下载 视频教程
网上商城 Flash动漫 网页特效 酷站欣赏 BBS论坛 在线工具 留言本站
  F-CMS Flash CMS   CXT Flash Cms   SXW Flash CMS   EXW Flash Cms   
  您的位置: 伊缘网 >> 网文频道 >> 性情男女 >> 红尘男女
 欣赏作品

女播音员偷尝禁果爱错对象

  作者:网络来源:星恋伊缘网浏览次数:4051字体:
 欣赏权限:游客身份欣赏花费:0 E币添加时间:2007-6-26 上午 02:37:43提交会员:esing
皮具制造生产企业,专注时尚包包
提示:登陆本站会员系统后,网站系统将不显示任何广告!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注册本站会员,谢谢您对本站的关注!

    上司如父
   
    她的名字如她的长相一样美丽——玉子。
   
    1996年8月,21岁的玉子中专毕业后幸运地分配到鄂中一家国有中型纺织集团公司工作,并且成了该公司有线电视台令人眼红的播音员兼编辑。
   
    其实玉子没有任何背景,这一切很大程度上要感谢总公司宣传部副部长、公司报社社长、电视台台长一身兼的于化虎。
   
    集团公司可谓人才济济,毕业于名牌大学中文系的有好几个,但于化虎力排众议选中玉子,理由很简单:她年轻、形象好,已经在省内外报刊上发表了不少作品。
   
    上班的第一天,于化虎亲切地对玉子说:“好好干、大胆干,这个世界是你们的。我选中了你,算是当了一回伯乐,希望你不要辜负我。”
   
    玉子尊称48岁的于化虎为于老师,他从事了近30年的宣传报道工作,发表了大量的文学、新闻、摄影作品,还是省摄影家协会会员。
   
    于化虎很欣赏玉子的灵气和工作热情,他不仅仅是充当了伯乐的角色,在工作上对玉子真正是手把手地传帮带,从采访、编辑到录像、制作、播音,一教到底,还亲自带她下车间熟悉情况。
   
    玉子在较短的时间里便胜任了工作,还在省报上发表了两篇反映公司改革的文章,受到了党委的表扬。
   
    玉子工作上很顺心,家中却有无尽的烦恼。玉子是家里的老大,下面有一弟一妹,一个读高中,一个读初中。
   
    父母在同一企业当工人,父亲是司机,母亲是车工,单位经常发不出工资,家里的生活十分困难。父亲有酒瘾,每月喝酒的花费往往去了他月薪的一半,父母常常为金钱上的事吵闹不休。
   
    玉子理解母亲的难处,参加工作后工资一文不留,全部交给了母亲,花枝一样的女孩子却连件像样的时髦衣服也没有。
   
    知道玉子的情况后,于化虎很是同情,在加班工资、杂七杂八的补贴费方面总是尽力照顾她。
   
    有时玉子怕电视台其他人有意见不想领,于化虎便亲切地对她说:“玉子,你的付出和得到的回报是成比例的。有我在哩,哪个有什么意见?”
   
    出于感激,玉子总想为于化虎做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于化虎经常对外投稿,于是帮他抄文稿、洗照片便成了她的“专利”。
   
    两人接触的机会越来越多了,玉子感到自己在家里得不到的关怀和照顾从于化虎那里得到了补偿。
   
    于化虎的血压比较高,有时两人在一起加班晚了,玉子总忘不了为于化虎倒一杯水,提醒他吃药。于化虎感叹地对玉子说:“我要是有你这样一个女儿就好了……”
   
    偷尝禁果
   
    1996年12月,电视台因工作需要购置了电脑,为了熟悉电脑操作,玉子经常下了班还留在办公室摆弄电脑。于化虎也经常在电脑上处理文稿。两人在一起的时间更多了。
   
    两人“忘年交”的突破是在第二年春末的一个晚上。那天小弟吃饭时不小心打碎了一个碗,母亲怒骂着甩手朝小弟脸上狠狠掴了一巴掌。
   
    玉子看不过去说了几句,母亲将她骂了个狗血淋头。玉子又羞又气,含着眼泪逃出家门来到了公司。
   
    于化虎正在电脑前处理一篇稿子,看见玉子伤心,便停下手中的活百般安慰她,得知她还没有吃晚饭,又为她买来点心、水果。
   
    两相比较,玉子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一头扑在于化虎的肩头上呜呜地哭了个痛快。
   
    这天晚上,玉子没有回家。说不上谁主动谁被动,两人在值班室的小床上度过了难以言说的一夜。
   
    自此,值班室成了他们的“伊甸园”。为了方便与玉子约会,于化虎重新制订了电视台的值班制度,将自己也排上了班。

   1997年6月的一个夜晚,两人在值班室幽会。柔和的灯光下,于化虎感叹着说:“小玉,你真美……有一件事,不知道你肯不肯帮助我?”
   
    说完拿出一本摄影杂志,上面登载着艺术摄影征稿启事,原来于化虎想让玉子做他的人体摄影模特儿。
   
    玉子有些犹豫,于化虎说:“这是艺术……对你的面部,我会做一些处理的,这反而更有一种朦胧美。”玉子挡不住于化虎的一再要求,终于在他的相机前摊开了身体。
   
    照片冲洗出来后,由于面部太清晰,玉子坚决不同意投出去,于化虎只好作罢,但是底片没有给玉子,玉子也没有坚持要。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于化虎的妻子张旺秀也听到了一些风声,但是她不敢问于化虎。
   
    张旺秀的相貌平平,家在农村,当年于化虎当兵提干后就想甩了她,由于组织上的干预没有成功。
   
    此后于化虎官越做越大(转业前是正团职),她也随了军。张旺秀在于化虎面前习惯于惟命是从,随于化虎转业到地方工作后,张旺秀实际上已经成了家里的“老妈子”,她的所有责任只是抚养儿女、服侍丈夫,大事小事都是于化虎说了算。
   
    张旺秀是有点心计的。一天,她偷偷跟着于化虎来到电视台值班室,终于发现了于化虎和玉子的事。
   
    玉子惊恐万分,于化虎却恼羞成怒,狠狠瞪了张旺秀一眼:“你来干什么?!”张旺秀连门也没敢进,怀着一腔悲愤回了家。
   
    于化虎回家后张旺秀也哭过闹过,于化虎几句话便把她镇住了:“你要闹,我们只有离婚,儿女你一个也莫想带走!”张旺秀不能想象离婚后自己一个人怎么度过余生,从此便提也不提这事,在儿女面前也守口如瓶。
   
    逃离畸恋
   
    1998年7月,玉子满23岁了。这年电视台进行设备改造,公司为了让工作人员掌握新设备、提高业务素质,决定送玉子到省台进修。
   
    7月18日,于化虎以领导、老师兼情人的多重身份亲自送玉子到火车站,两人在候车室里依依不舍,临上车时于化虎交给她一个大信封,让她开车后再看。
   
    火车离站后,玉子迫不及待地打开信封一看,里面装着1000元,还有一封短信,信中写着一些姓名、地址和电话号码,于化虎说这些都是他的朋友,有什么困难可以找他们帮忙。短信最后还附着一首小诗:“夏月的软风/飘远了曾经的思念/一丝心絮的鸽哨永驻/你呀你呀/请伴伊人入眠……”看完诗,玉子很感动,一丝惆怅不知不觉涌上心头。
   
    玉子很快适应了省台的工作和生活节奏,觉得这里各方面的条件比企业强多了。省台经常组织各种活动,玉子在一次郊游中认识了胡明。
   
    胡明是省台年轻而有才华的编辑,毕业于北大中文系,父母都是武汉一家大企业的中层干部,家庭条件优裕。
   
    两人一见如故,交往日益增多,胡明的年轻朝气以及谈吐的幽默睿智深深地吸引了玉子。玉子不自觉地将于化虎与胡明相比,便有了种说不清的失落感。
   
    异性相吸用不着过多的时间做铺垫,不多久,玉子与胡明已经是分不开了。终于有一天,胡明向玉子表明了自己的心迹。
   
    玉子虽说仍然有些依恋于化虎,但是从实际考虑,她的人生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与年近50的于化虎能有什么结果?
   
    于是玉子感情天平偏向了胡明。这事当然瞒不住于化虎。一次出差到武汉市,精明的于化虎一下子就看出了端倪。他当即以组织的名义决定玉子结束进修回厂,以此断绝玉子和胡明接触。
   
    玉子回厂之后与胡明仍然书信、电话来往不断,如此两个月后,胡明不再来电、来信了。费了一番周折,玉子终于弄清了其中的缘由:有人向他打了匿名电话,说玉子的“作风不好”。
   
    不久,母亲开始为玉子物色对象,这时候的玉子已经比较理智,也想尽早结束与于化虎的关系,便与一男青年见了面。

    男青年是广播电视大学的教师,各方面还过得去。因为怕于化虎得知了又有麻烦,玉子与男朋友基本上是“地下活动”,但还是很快被于化虎知道了。
   
    于化虎这回很“策略”,他找了个机会对玉子说:“小玉,我年纪一年比一年大了,我知道我们的关系不可能永远维持下去,但是你谈男朋友不该瞒着我……不管怎么说,我是非常关心你的。你应该有个家庭。现在社会上很复杂,你要谈对象,我可以帮你参谋参谋呀!”
   
    于化虎的“参谋”很见效果,他“参谋”出那男青年浑身是毛病,只差不是杀人犯,总而言之非常不适合玉子。
   
    于化虎还以领导的身份帮玉子的父母也“参谋”一番,其结果可想而知。以后玉子又谈了几次男朋友,每次都以于化虎的强行“参谋”而失败。
   
    一次,于化虎对玉子说,不如干脆我来帮你物色对象,保证你满意。于化虎果真为玉子介绍了一个,却是平庸委琐、矮小丑陋的人,于化虎说这样的男人老实厚道,结婚后肯定会把她当做女皇供奉起来,而且他绝不可能有什么花花心肠。
   
    玉子不是傻瓜,她十分气愤,于化虎的所作所为使他的自私、褊狭、专横暴露无遗,他以前在玉子面前的高大形象像冰山一样融化了,她开始疏远回避于化虎。
   
    于化虎很气恼,开始在工作上对她施加压力,想使她就范,结果却是适得其反:玉子绕过于化虎向宣传部长打了个请调报告,要求调离电视台。
   
    反目成仇
   
    1998年11月,玉子被调到公司劳保仓库暂时担任仓库保管员。
   
    12月上旬,在一表亲的介绍下,玉子又处了一个男朋友,他毕业于中南财经大学,在市财政局工作,双方都很满意,两人一星期见一次面。
   
    一个周末,玉子与男朋友在公园人工湖划船,正在兴头上,她一眼看见于化虎也在公园拍照,即如惊弓之鸟,马上催促男朋友将船划回岸边,拉着他匆匆离开公园,弄得男朋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一个星期后玉子打电话约男朋友见面,男朋友一听是她,一句话不说“啪”的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玉子通过表亲递话过去想解释一下,在焦虑中等待了几天,终于等来了男朋友的一封信,信中是一张白纸,夹着一张她的裸体照。
   
    玉子气恨难禁,又一筹莫展,她不知怎样才能摆脱于化虎的纠缠。思来想去,终于想到了市文联的文学部主任马老师。
   
    马老师是正直、惜才的女文学工作者,与于化虎也很熟。玉子请马老师转告于化虎将她的东西还回来,马老师看出玉子有难言之隐,又不好多问,便找了个机会委婉地将玉子的要求转告于化虎。
   
    于化虎以为玉子将他们的关系告诉了马老师,立时怒火中烧,竟在劳保仓库当着一些职工的面骂玉子“死不要脸”、“小娼妇”。玉子羞辱难当,眼泪哗哗直流。
   
    不久,公司年终考核,于化虎综合评分比较低,被调离宣传部,到公司工人俱乐部任副主任,行政职务降了一级。
   
    在组织的干预下,于化虎不得不将玉子的裸体照的底片交还给玉子(他仍然暗中留下了几张照片)。
   
    之后不久,在玉子的坚决要求下,领导将她调到武汉经销部工作。
   
    照说这场不应有的人生游戏该收场了。但是心胸狭隘的于化虎认为自己落到这个地步都是玉子造成的,非要把她弄得身败名裂才罢休。
   
    他几次借出差机会来到公司驻武汉经销部,或横加指责,或嘲讽、怒骂,使玉子备受折磨,精神几近崩溃。
   
    于化虎的恶劣行径使经销部的职工们十分反感。组织批评他,他不但没有收敛,竟然又想出了一个更为下作的主意。
   
    1999年1月7日一大早,经销部大门旁的墙上出现了一张翻拍放大的玉子的裸体照,马上引起了行人的围观、议论,经销部职工好不容易才挤进人丛将照片揭下。
   
    玉子悲愤不已,知道自己再也不能软弱、退让了,在公司妇联的支持下向法院起诉,状告于化虎侵犯她的人身权利。
   
    于化虎为泄私愤侵权事实确凿,且情节恶劣,被依法拘留15天,赔偿玉子精神损失费2000元。
   
    玉子虽依法维护了自己的人身权利,而精神创伤却无法弥补,同时面临家庭、社会各方面巨大的无形的压力,她只好辞了职,远离家乡到东南沿海谋生,指望在远离噩梦的地方找到新的起点。
   
    编后:
   
    一次不道德的恋情,陷进去是很容易的,要拔出来却如逃离火海,难免烧脱一层皮。
   
    于化虎固然是卑鄙之徒,最终受到法律制裁理所当然;而玉子用情不慎而引火烧身,最后也是伤痕累累。
   
    有些话虽然老套,却一再被生活验证。比如这一句:美好道德是爱情幸福的保护神。


  Tags:  偷尝  禁果  
·上篇文章:恋上你的坏
·下篇文章:私家车成丈夫的婚外情温床
复制 】 【 打印
 相关文章
·百度文章: 女播音员偷尝禁果爱错对象
没有相关文章
特别声明:本站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表示深深的谢意。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尽快予以更正,谢谢。
 相关评论
【文章评论已关闭】
伊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