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缘网 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帮助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新闻动态 技术文章 Flash整站 精彩网文 资源下载 视频教程
网上商城 Flash动漫 网页特效 酷站欣赏 BBS论坛 在线工具 留言本站
  F-CMS Flash CMS   CXT Flash Cms   SXW Flash CMS   EXW Flash Cms   
  您的位置: 伊缘网 >> 网文频道 >> 性情男女 >> 红尘男女
 欣赏作品

我出轨时妻子也被外遇玩弄

  作者:网络来源:星恋伊缘网浏览次数:6418字体:
 欣赏权限:游客身份欣赏花费:0 E币添加时间:2007-7-25 下午 07:18:19提交会员:esing
皮具制造生产企业,专注时尚包包
提示:登陆本站会员系统后,网站系统将不显示任何广告!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注册本站会员,谢谢您对本站的关注!
   也许,每个人的婚姻都会经历七年之痒,当初和妻子阿惠结婚时,我以为我不会。
   
    可是,当我们的婚姻刚刚迈入第七个年头,我就已厌倦了那按部就班的婚姻生活,心里的种子发了芽,就会不择时机地从婚姻缝隙里钻出来。不久,我有了另一个女人燕玲。
   
    在错的时间遇上错的人
   
    有人说,婚姻,就是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而婚外情,也许就是在错的时间遇上错的人吧。
   
    认识燕玲是在一个朋友的婚礼上,那天,阿惠因为临时有事,提前离开,这为我和燕玲的相识提供了机会。
   
    燕玲是个很漂亮的女人,那天她的出现吸引了在场不少男士的目光。她穿着一件粉色的齐膝连身裙,脚上是一双粉色镶钻的高跟凉鞋。
   
    燕玲吸引我的,不止是她那清纯高雅的气质,还有她那双白皙精致的脚,我从没见过女人的脚如此好看,它可以让男人产生很多遐想。从这双脚开始,我记住了燕玲。
   
    婚宴散场的时候,我和她交换了手机号码,那一串数字为我们的交往提供了一把便利的钥匙。
   
    其实,在和燕玲交往的最初,当我得知她已是个有夫之妇,我几乎打消了进一步接近她的想法。
   
    有几次,和朋友出去喝酒。席间,一位前辈大发感慨,说,女人没有情人,是遇到的男人对她诱惑不够,男人没有情人,是他的魅力不够。
   
    他的这种说法,足以让我们几个在场的男人折服。我承认自己意志力薄弱,常常会因为身边的人或事经不起诱惑和感染,也就是在这种说法的驱使下,我把燕玲锁定为首选目标。
   
    在后来的接触中,我才了解,燕玲的老公是个做生意的商人,经常出差,全国各地跑,很多时候,燕玲被冷落在家。她比喻自己就像是被老公淘来的花瓶,在家里,只是个华丽的摆设。
   
    因为寂寞,也因为我大胆而执着的追求,不到两个月,燕玲就和我走到了一起。
   
    每个星期,我都会找时间和燕玲私下约会。那种偷偷摸摸的感觉,虽然有时会让我觉得愧疚,但更多的时候,它无疑为我平淡的生活注入了一些鲜活的激素。
   
    在两个女人之间挣扎
   
    2006年3月12日那天,儿子过4岁生日,我早已忘得一干二净。妻子打电话给我时,我正和燕玲在一起。
   
    我慌慌张张准备离开,燕玲却从身后抱住了我。我知道她需要安抚。那些日子以来,每次离开,燕玲都会难过,她嘟着小嘴的样子总让我心疼不已。
   
    当我拉过她,才发现,她已是满脸泪水。我吃惊地捧起她的脸,问她怎么了,她说,我们每周才见一次面,你这一走,又要我等你七天,你知道,七天多难熬吗。
   
    我笑了。有时,真觉得她像个孩子,特别是她撒娇的时候,别有一番风情。
   
    而妻子阿惠,自从生了孩子,就完完全全成了母亲的角色。她眼里只有孩子,而我,也被她归入到孩子的行列里了。
   
    从燕玲那回到家,已是晚上9点多钟,阿惠和儿子正围坐在桌边等我切生日蛋糕。我很愧疚,将儿子抱到怀里,不住地向阿惠道歉。
   
    阿惠一直板着脸,直到我故意捏着嗓子怪声怪调地为儿子唱生日歌时,阿惠才算忍不住笑了。  
   
    一家人坐在一起吃蛋糕时,透过阿惠和儿子那幸福的笑脸,我想起了燕玲临走时的泪水,心不由地颤了一下,有微微的酸涩。
   
    那天晚上,阿惠早早地将儿子哄睡了。我坐在床上看电视时,阿惠穿了件新睡衣从浴室走出来,那是件米色透明的吊带睡衣,让视觉有足够的穿透力。
   
    阿惠很少把自己打扮成那样。我愧疚地想,也许这段时间,我对她太过于冷淡了。
   
    可我却已力不从心。不得已,我早早关了电视,推说自己头疼,背对着她,闭上了眼睛。
 
   半夜里,我醒来时,发现身边的位置空着。我起身来到客厅,才发现,阿惠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睡得很香,而电视还在开着。
   
    我关了电视,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虽然我背叛了阿惠,但我根本没想过要离开她,从结婚那天起,阿惠就注定是和我携手一生的女人,这种想法从没有动摇过。
   
    即便和燕玲纠缠在一起时,我的心思也没有完全属于那个女人,用燕玲酸溜溜的话说,只要阿惠一个电话,就会立刻将我从她身边掳走。
   
    悬崖边缘的情人关系
   
    可我已迈出了这一步,想收回来,已身不由己。
   
    有一天晚上,燕玲突然对我说:“阿绪,我们干脆都离婚吧,我越来越离不开你了,既然你上半辈子已不属于我,那下半辈子,我们就在一起吧!”我吓了一跳,愣了一会,我说,你不是开玩笑吧。
   
    燕玲的眼圈红了,她说,我像是开玩笑吗?我猛吸了一口烟,说,那好吧。
   
    燕玲笑起来,眼里却又溢满了泪。她背过脸去,叹口气说,算了吧,我们谁也没有那样的勇气。
   
    我看着她,不知该说些什么,手心渐有汗水渗出。
   
    从那天起,每次我和燕玲在一起时,彼此心里就像隔了一层纸,薄如蝉翼,生怕哪一天不小心捅破了,伤了对方。
   
    在无数次的缠绵后,我们都感到了疲惫,因为看不到情感的未来方向,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局,心里时刻充溢的是迷茫和紧张,甚至让我每每和燕玲在一起后,都有一丝说不出的恐慌感。
   
    可事情偏偏又出了一些差错。那天,我和燕玲从宾馆出来,迎面正碰上阿惠的好友。
   
    她和我打招呼,也许是我做贼心虚吧,我的表情极不自然,连说话都有些口吃。
   
    燕玲却根本不管不顾,手里拿着饮料不住往我嘴里送,看到阿惠女友吃惊的表情,我真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直到她离开,我还惊魂未定。燕玲笑着问我,是你朋友吧。我小声说,是我妻子朋友。
   
    燕玲笑得更厉害了,她说:“看你吓得,我说你离婚没勇气。没想到,你连见她朋友的胆量都没有,真是荒唐好笑!”
   
    我听出她的话里有明显的嘲讽味,可我却无力为自己争辩什么,和她的关系发展到这一步,就像走在悬崖的边缘,她只需轻轻推一把,我就随时有可能掉进深渊。
   
    那天晚上,回到家,阿惠在厨房里洗碗。她问我,你今天碰见我朋友了?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我说,哦,是。
   
    阿惠说,你和谁在一起啊,搞得她那么紧张,给我打电话?我连忙解释,是一女同事。
   
    阿惠头也没抬,就笑着说:“怪不得呢。我还说,我老公那么优秀,身边没个崇拜者,也不正常啊……”
   
    我讪讪笑着说:“也不能怪她,我那位女同事性格泼辣,我都有些不好意思。”阿惠不再说什么,只是扫了我一眼,那眼神怪怪的,很复杂。
   
    这一场虚惊,让我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不过,在那之后,我对燕玲,也渐生离意。
   
    既然这段感情对婚姻的威胁,已初露端倪,我必须快刀斩断,否则,我将无法收场。
   
    七年之劫成了永远的痛
   
    虽然心中还是有太多的不忍,但我还是硬着头皮给燕玲发了条短信,大致的意思是说,我妻子知道了我们的事,为了不给她找麻烦,我们必须分开一段时间。
   
    没等她的回复,我就匆匆换了手机卡。连续一段时间,我心里都很不安,我怕燕玲的纠缠,更怕她找上门来。
   
    好在燕玲一直没有消息,也许她更怕危及自己的婚姻吧。毕竟,像她那样没有工作,也能享受衣食无忧生活的人,这个社会还在少数。
 
   其实,情人之间,所谓的感情,无非就是愚已愚人,没有谁愿意拿自己的婚姻做代价。一切好象梦一场,但愿梦醒之后,我们还能找回原来的自己。
   
    那段时间,我在家的时间多了起来。心里时常空洞洞的,原本希望婚姻能给自己回归的理由,可那时我才发现,阿惠变了很多。
   
    她常借口店里忙,把儿子送到我父母那里,自己整天甚至整晚见不到踪影。
   
    有几次,一个人在家里,心里觉得无比空虚迷茫,我甚至动了打电话给燕玲的想法,可最终,我还是克制住了自己。
   
    有天晚上,我闲来无事,散步去解放路阿惠的内衣品牌店,去了却发现,阿惠根本不在那里。
   
    直到晚上11点多钟,阿惠才回家,我问她去了哪里。她一脸平静地回答说:“我去姐妹那转了一圈。”我没再说什么,心里却有隐隐的不安。
   
    一个月后的某个周末,朋友邀我出去喝酒。他的朋友又带了些朋友过来,都是些陌生的面孔。男人在一起,谈得最多的就是女人,情人。
   
    酒喝到尽兴,有人提议在座男人要轮流坦白自己是否有情人,说不出的就罚酒。轮到一个戴眼镜的瘦高个男人,他推脱着说自己没有。
   
    他的朋友立即揭发他:“你就不要装了,你的情人哪只一个!就说那个阿惠,代理什么娜丝品牌内衣的,你还拿了她的内衣去送另一个情人,两个女人都被你玩得团团转……”所有人都哄笑起来。
   
    我脑袋嗡的一声,仿佛所有的嘲笑都向我挤来,胸口一阵翻江倒海。看着那个瘦高男人一脸得意的笑容,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我怎么也没想到,在我情感出轨的日子里,阿惠竟投入了另一个男人的怀抱。当我与燕玲逢场作戏时,自己的妻子也被另一个男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上天的愚弄。直到那个时刻,我才发现,即便所有游戏结束,我和阿惠也再不可能回到从前。
   
    七年之痒,最终成了我和阿惠婚姻的劫数。即便,背叛只是稍纵即逝,而内心的裂痕却从此再难以愈合。

  Tags:  出轨  外遇  玩弄  
·上篇文章:DJ的诠释,什么是DJ
·下篇文章:男人为什么“偏爱”外遇
复制 】 【 打印
 相关文章
·百度文章: 我出轨时妻子也被外遇玩弄
·男女外遇之后的“回归率” 2007-11-1 上午 12:31:27
·寂寞,不是出轨的理由 2007-10-4 上午 12:00:15
·男人为什么“偏爱”外遇 2007-7-25 下午 07:20:56
·新婚夜里的一场出轨游戏 2007-7-16 下午 05:00:27
·压抑中我与小保姆出轨 2007-7-1 上午 12:16:58
特别声明:本站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表示深深的谢意。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尽快予以更正,谢谢。
 相关评论
【文章评论已关闭】
伊缘网